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9|回复: 0

城里来的女教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19: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文静是一名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根据规定师范毕业生毕业后需要到穷乡僻
壤去支教一年才能回城里安排工作,她被分配到大山深处一个偏远落后的村庄去
支教,本来大家以为这个从小在大城市被家长娇生惯养长大的漂亮女孩会受不了
苦不肯去,但是大家没想到李文静却痛快的就接受了。

  村里要来个城市女大学生教师支教,这可乐坏了村长老刘头,村里条件太苦
,没人愿意来,就是以前有来的过不了多久也跑了,孩子们只好让上过几天中学
的二牛代课,可是二牛自己还没弄明白呢,怎么教得了孩子,这下好了,终于来
了个大学生,老刘头想一定得想方设法善待这个城里姑娘让她留在村里,别又没
来几天就跑了。

  老刘头带着孩子们敲锣打鼓迎接李文静,李文静被安排住在村里学校旁边一
间大房间里,这可以说是村里的「总统套房」了,老刘头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嘘寒
问暖的,对李文静说:「姑娘,村里条件苦,委屈你了,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我们全村人想方设法给你解决。」李文静说:「大爷,您不用这么客气,我既
然来了就不怕苦,您就放心吧。」老刘头感动的说:「真是好姑娘,孩子们就拜
托了。太谢谢你了。」

  村里的条件确实苦,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李文静晚上没事只好看她带来的那
些书和杂志,对她来说最难受的莫过于没有自来水,只能去井里打水挑来,但老
刘头自然不会让李文静去挑,每次他都找人或者自己给李文静打水挑来,其实他
很愿意给李文静干活,不光是因为支教,老刘头内心里还有一个秘密,他很喜欢
这个城里来的年轻漂亮又时髦而且大方有礼貌的女孩,他发觉只要和李文静在一
起就非常愉快,所以他借着村长照顾支教教师的名义总是往李文静那里凑合。

  这天晚上老刘头又去给李文静挑水来,倒进缸里,说:「李老师,水挑满了
,你也早点休息吧。」李文静穿着拖鞋端着盆出来,说:「谢谢你了大爷。你也
早点回去吧。」老刘头一看,他知道李文静这是去倒洗脚水,老刘头马上把盆接
过来说:「我去倒我去倒,路黑别摔着了。你回屋休息吧,我给你倒了刷好放你
门口。」李文静说:「这怎么行,那多不好意思啊。」老刘头说:「嗨,没事,
我去就行了,你回屋吧。」说着转身就端着盆往水沟走。老刘头一边走一边看着
盆里的洗脚水,小李老师那穿着丝袜踩着高跟鞋的脚让他很喜欢,其实他一直想
趴上去闻闻是什么味的,于是老刘头来了想法,他趁着夜色躲到角落,趴下头闻
了一下,那味道让他很兴奋,嘴上笑了起来,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洗脚水,味道
淡了一点,他于是端起洗脚盆大口喝了起来,这才尝到了淡淡的咸味,感觉很过
瘾,原来城里漂亮女孩的脚是这个味道的啊。小李老师这一盆洗脚水都让老刘头
给喝了下去,然后他才去用清水刷了盆给小李老师送了回去。

  回到家老刘头回味着刚才的滋味,他偷笑起来,这让他越发对这个城里漂亮
女孩的味道来了兴趣,他忍不住偷偷潜回到小李老师的住处看看还有什么,这时
门开了,李文静端着尿盆放在门口,门又关上了,原来是小李老师在夜尿。话说
村里没有卫生间,只有一个公共茅厕,夜里小便都是用尿盆,尿完放在屋外免得
房屋里有味道。老刘头兴趣一下子上来了,他很想知道小李老师的尿是什么味道
的,他想怎么办呢,给小李老师倒洗脚水还行,总不能明早去帮她倒尿吧,尿盆
就在那里看的老刘头心痒痒,他想了一下决定等小李老师睡着了,偷偷过去喝一
口尝尝,反正夜深了,学校这边也没人来,他等啊等啊,确定李文静应该是睡着
了,院子里也黑,他才蹑手蹑脚的朝李文静门口走去。他端起尿盆,喝了一口到
嘴里没咽下,然后小心放下,又蹑手蹑脚的离开,心里砰砰砰砰的跳,生怕小李
老师突然出来,直到出了学校他才放下心来,这时他才把嘴里含着的尿喝下去,
品尝着味道,有点酸有点咸还有点苦还带着少女的味道,他却觉得一点也不难喝
,甚至他还想喝。第二天早上老刘头就像正常一样的去李文静那里,试探试探李
文静有什么反应,结果李文静也像平常一样,老刘头放心了,看来李文静并没有
发现。

  老刘头自以为得计,于是就隔三差五的去「帮」李文静倒洗脚水,要么就夜
里偷偷喝李文静的尿,而当着李文静的面,他依然还是那个村里德高望重的「大
爷」,他也越发喜欢这个小李老师。

  这天,老刘头嘴又馋了,他又偷偷跑到李文静那里偷喝尿,他刚端起尿盆喝
了一口,这时门打开了,李文静穿着睡衣出来了,吓得老刘头赶忙把尿盆放下,
李文静却平静的说:」呦,你又来喝尿了。「老刘头一听头炸了锅,原来李文静
早知道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知道自己完了,全完了。李文静看出来了,
淡淡一笑说:」没事,你愿意喝那喝就行,有的地方的人还喝尿治病呢。「老刘
头一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解释说:」李老师,我就是为治病的,郎中开
了个方子,要喝年轻女娃的尿,我又不好意思给你说这才……「李文静笑着说:
」欧是吗,咱们这也流行喝尿治病呐,我怎么不知道,明天我去问问。「」啊,
不不,是我自己找的方子,就别给别人说了,你看行吧。「老刘头几乎哀求李文
静。李文静说:」我看是你自己想喝吧。别再这站着了,进来说吧。「说完走进
屋,老刘头只好跟着进了屋。一到屋里,李文静就说:」哎呀,大爷没事,你想
喝我的尿那喝就行,这在城里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给别人说的,你不用害怕。
「老刘头站在那低着头,脸涨得通红,李文静笑着说:」我的洗脚水你是不是也
喝了?「老刘头一看自己的底全漏了,自己被这个小闺女完全捏在手心里,李文
静说:」我又不介意,你要是想喝我给我说,我以后全都让你喝,不用偷偷摸摸
的怎么样。你想我要是介意不早告诉别人了是吧。「老刘头一听有道理,既然已
经挑明了,要不就认了吧。这时李文静把尿盆的尿倒在了学校花坛中,端着空尿
盆回来,放在地上,说:」别喝那凉的了,我现在要小便,尿些热的给你喝,你
不想尝尝吗。「说着就坐在尿盆上哗哗啦啦尿起来,老刘头一看这城里女娃太开
放了,一点也不避讳人,李文静尿完用卫生纸擦拭阴部,然后提上内裤站起来,
把尿盆放在老刘头手上说:」快喝吧,新鲜的还热着呢。「老刘头捧着尿盆,闻
着到那新鲜尿液的味道,心里很想尝尝,但是却还是下不了嘴,李文静一看老刘
头还是没突破心理防线,就决定推他一把,笑着说:」你要不喝,我可要把你偷
喝我尿液和洗脚水的事情传扬出去了啊。「老刘头一听这也算是一个台阶下,就
假装害怕的说:」我喝我喝。」说罢抱着尿盆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偷喝尿的时候
心里又害怕又不敢多喝怕被发现,现在终于可以开怀畅饮了,可过了瘾了。李文
静捂着嘴「嘿嘿」笑着,说:「这才对嘛,想喝就喝,反正我一年就走了,又不
给人说谁知道啊。来,我给你擦擦嘴。」说罢李文静顽皮的用刚才擦拭阴部的卫
生纸擦去了老刘头嘴上的尿液。老刘头放下尿盆,不好意思的说:「李老师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李文静淡淡笑着说:「那天我小便发现少了很多,后来就
发现是你经常来偷喝。」老刘头一听想自己这么藏法,结果还是哪天一高兴多喝
了两口被发现了,说:「那你怎么「李文静说:」嗨,你喜欢喝就喝吧,我装不
知道的无所谓,要不是今天正好我小便碰上,我还装不知道呢。「老刘头一看既
然这样了,就说:」小李老师啊,既然你知道了又不介意,那么我就明说吧,我
想喝你的尿和洗脚水。「李文静说:」行啊,那么我在这的这一年,我的尿和洗
脚水就都归你喝吧,我也不会告诉别人,这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不过,既
然你要喝,那么以后你想不喝都不行喽。「老刘头说:」行行。「李文静说:」
以后我晚上尿倒盆里,白天我去上课,那么尿盆里的尿你就拿去喝吧,晚上给我
洗干净送回来就行,现在你先回去吧,明早来拿尿喝吧。「好好,那我不打扰
你了,明早明早。」说完,老刘头就退出了屋。

  第二天一早老刘头就去李文静门外,李文静出来后看到老刘头还是低着头不
好意思,李文静就说:「尿盆放储藏室了,让人看到我不不管啊。」说完就去给
孩子们上课了,老刘头把尿盆拿回家关上门,抱起尿盆来就喝,这夜尿味道很大
,不如昨晚李文静刚尿出来的新鲜尿液好喝,但是仍让他很过瘾,他一口气喝完
,还用嘴舔尿盆的边缘,那里被李文静的屁股坐过,然后他又把尿盆刷干净,晚
上给李文静送了回去。李文静晚上刚回来,就看到老刘头抱着尿盆给她送来,就
说:「喝完了,进来吧。」说着就进了屋,老刘头也跟着进了屋,李文静一屁股
坐到床上,说:「我要洗脚了,你要喝我的洗脚水吗。「老刘头说:」要要。「
李文静说:」那你去给我打水吧。「老刘头马上端着洗脚盆就出去打水了,水打
回来放在李文静的跟前,李文静脱下高跟鞋,然后开始脱丝袜,然后双脚放入洗
脚盆,老刘头旁边站着看的直眼馋,李文静看出来了笑着说:「大爷,你是不是
想给我洗呀。」老刘头拼命的点点头,李文静说:「那就给我洗吧,你可以一边
洗一边喝,不过你得求我,跪着给我洗。」老刘头一听扑通就跪下了,李文静笑
着说:「那你就一边洗一边喝吧,可要洗干净啊。」「哎哎」老刘头满口答应,
说着就跪在李文静面前给她洗脚,一边洗还一边把头趴进洗脚盆里喝洗脚水,李
文静还一边不时的伸脚蹭老刘头的脸。老刘头把李文静的脚洗完擦干净,然后端
起洗脚盆把洗脚水喝了个精光。李文静拿着刚脱下的丝袜,说:「你觉得丝袜挺
好玩是吧,我这双丝袜该换了,要不就送给你吧。」老刘头马上说:「好好」说
着就伸手去拿,这时李文静马上把丝袜拿过来,说:「别急呀,我是有条件的。
」老刘头说:「什么条件都行,李老师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李文静说:「干
什么都行?我在着太闷了,想找点乐趣,你就逗我开心吧。「老刘头一听李文静
要自己陪她玩,就说:」行行,李老师你说怎么逗你开心吧。「李文静说:」嗯
,你就当狗给我玩吧,行吗。「老刘头说:」行。「说着他就一边汪汪叫着一边
在屋里爬,逗得李文静哈哈大笑。李文静站起来,挡在老刘头面前,叉开腿,说
:」爬呀。「老刘头就汪汪叫着,从李文静的裤裆下钻过,李文静玩的特别高兴
,老刘头也很高兴,他不停地在李文静的裤裆下钻来钻去。老刘头又钻李文静的
裤裆,刚钻进半个身子,李文静一屁股骑在了他的背上,摸着老刘头的头说:」
现在我想玩骑马,我最喜欢骑马了,大爷你能行吗。「老刘头说:」行行,咱庄
户人傻力气大,驮个人不算啥。「说着就驮着李文静在屋里乱爬,李文静很高兴
的拽着老刘头的头把着方向,驱使着老刘头爬行。骑了一会,老刘头有些不行了
,李文静也不难为他,就从他身上跨下来坐在床上,拿着丝袜说:」给你吧。「
老刘头爬到李文静面前,李文静摆弄着丝袜,把丝袜套在老刘头的头上,她嘿嘿
一笑,又给他摘下来,放在老刘头的手上,说:」你把尿盆拿过来,我要尿尿了
「老刘头连忙把尿盆端了过来,李文静坐在上面尿了一泡尿,然后拿纸把阴部擦
干,然后把纸扔进尿盆,老刘头迫不及待的端起尿盆来就一口气喝下,把尿泡过
的卫生纸都一起吃下。李文静说:」你回去吧,今后你得经常来让我玩啊。「老
刘头马上说:」行行,天天都行,李老师你一叫我就来。「说完就告别李文静回
家,回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李文静的丝袜狂吻,然后放在嘴里吮吸着上面的
味道。

  老刘头每天一早都去喝李文静昨晚尿的尿,晚上还经常去李文静那里喝李文
静的洗脚水,让他很满足,李文静也找了乐子,让老刘头扮动物给自己玩,她最
喜欢拿老刘头当马骑。这天,李文静骑在老刘头的背上一边若无其事的看着书,
老刘头则慢慢的驮着李文静爬,他还不时的把脸凑近李文静耷拉着的双脚上亲吻
,李文静一点也不介意,就像不知道一样继续的骑着老刘头看书。老刘头有个想
法一直不好意思说,让他憋得难受,他决定试探着说一下,就说:」小李老师啊
,我有个请求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李文静继续翻着书,说:」什么。」老刘头
说:「小李老师啊,就是,你尿尿的时候能不能不尿在尿盆里呀。我想能不能…
…」李文静一听笑了,她合上书说:「不尿在尿盆尿在哪啊,尿在你嘴里啊。」
老刘头连忙说:「行行,小李老师你就尿在我嘴里吧。」李文静说:「我早看出
来你想让我尿在你嘴里,可是这样就不能在屋里尿了,要不就洒一地了,得到外
面,还得是没人的地方。」老刘头说:「对了,我们就去村口的野地吧,那里没
 人,要不你骑着我去怎么样。」李文静其实也想体验一下自己尿尿时下面有个
人接尿喝的感觉,就说:「嗯,行啊,不过我一会还要拉屎,你得一起吃下去。
」这让老刘头有些为难,喝尿是没问题的,吃屎就太难以下咽了,他有些犹豫,
李文静说:「不行就算了。」老刘头一听就说:「不不,我吃。「这样,李文静
就骑着老刘头的脖子往村口野地走去,老刘头驮着李文静小跑起来,李文静骑着
老刘头的脖子一颠一颠的很舒服,她就用腿夹了夹老刘头的脖子喊」驾「,老刘
头就跑的更快了,让一个年前貌美的城里姑娘骑在脖子上,他也很兴奋。说着就
到了村口,老刘头蹲下,李文静从老刘头的头上跨下来,老刘头就仰面躺在地上
一块凹地上,李文静跨在老刘头的头上蹲下,老刘头张着嘴接着,尿液哗哗啦啦
的从李文静的阴部落下来,直接落到了老刘头嘴里,李文静低头看着老刘头喝尿
的样子扑哧笑起来,结果尿液突然变大,哗的喷在老刘头的脸上,尿了老刘头一
脸,这时李文静的一条屎条从他肛门落下,砸在老刘头的嘴里,老刘头恶心的又
不想吃又不敢吐,李文静命令道:「嚼一嚼。」老刘头没办法,只好嚼起屎来,
李文静故意挪动屁股,把屎拉在老刘头一脸,这才拿纸擦了屁股站起来,仍在老
刘头的脸上,对老刘头说:「慢慢吃吧,我先回去喽。」说着就嘻嘻哈哈的走了
,老刘头嚼着屎,然后闭上眼猛咽一口,他知道必须得适应这种味道,今后这种
事情少不了。

  时间过的飞快,1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文静的支教任务也结束回城了。
李文静这一走,老刘头心里空落落的,他不想让李文静走,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文静毕竟是城里姑娘,本不属于这个村子。老刘头只好盼着新来的支教教师
是另一个「李文静」,但是这次派来的却是一个男老师,习惯了李文静体味的老
刘头天天的魂不守舍的怀念着李文静在时的美好时光,他熬啊熬,过了半年实在
受不了了,他打定主意去城里找李文静。

  正好有一个机会,上边要派村干部进城学习考核,完了还组织在城里玩几天
,老刘头一听立马就兴奋起来了,这是绝好的机会啊,考核完了,剩下的游玩的
时间不正好可以去找李文静吗。他安排了村里的工作,然后高高兴兴的进城把考
核的事应付过去,组织游玩的时候他给上面请假说有点事要在城里办便离开了。
他兴冲冲的找到了李文静回城工作的那间学校,还没到放学的时间,老刘头躲在
学校对面等,他又兴奋又紧张,他想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李文静见到自己会是
什么态度,还能认自己吗?

  终于等到了放学,老刘头急切的在人群中寻找李文静的身影,李文静出来了
,老刘头看到今日的李文静和半年前的已大不一样了,半年前的那个李文静还像
个小姑娘,今天这个李文静已经俨然是一个干练的妙龄女郎的,老刘头兴奋地差
点喊出来,但是又不能让人发现,他只好偷偷的跟在李文静的后面,到了一个人
很少的小巷子,老刘头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李老师。」

  李文静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摘下墨镜一看,惊奇的笑了起来:「咦,是你
啊,你怎么来了。」

  「我来城里学习考核,这不考完了,顺便就想来看看你。」老刘头笑着说。

  「奥,拿到我家来坐坐吧,我家就在前面的楼上。」李文静说。

  「好,好。」老刘头迫不及待的说。

  李文静带着老刘头去她家,老刘头紧张的左顾右盼。李文静笑着说:「不用
紧张,这里不是村里,楼上的住的都互相谁也不认识谁。」「啊。」老刘头松了
口气。

  进了房间关上门,李文静像没有外人一样,一下子歪倒在沙发上,随意的把
双脚搭在茶几上,对老刘头说「坐。」

  老刘头毕恭毕敬的坐在沙发上,有些紧张。

  李文静笑着说:「说实话,你是顺便来看看我,还是借着考核的引子,故意
来找我的啊。」

  「这个……」老刘头羞红了脸。

  李文静捂住嘴一笑:「就别装了,又没别人,你要是有意来找我的,我就留
你在我家住几天呢,让你好好过过瘾,怎么样?」

  老刘头一听李文静这么说了,再装就没意思了,前些日子还趴在人家屁股下
面吃屎喝尿呢,在李文静面前还有什么可装的,自己不就是为这个目的来的嘛,
老刘头笑着说:「行行。」

  李文静仰面一笑:「早就知道是这样,好长时间没人让我玩了,我也想玩了
,这次就好好拿你过过瘾吧,这次我要玩的尽兴点,你行吧。」

  「行行太好了,嘿嘿嘿,绝对没问题。」老刘头笑的有些猥亵。

  李文静非常挑逗的抬起一只脚伸到老刘头面前,用鞋底轻轻踩着老刘头的脸
蛋,把老刘头脸上踩出一个鞋印,轻轻地说:「去,把我的拖鞋拿来,给我换鞋
。」

  「哎」老刘头淫笑着站起身来就往门口走。

  「站住。又忘了你应该怎么做了是吧。」李文静说。

  老刘头一听,对了,他作为李文静的小狗狗都是爬的,他马上趴下爬到门口
,用嘴咬住李文静的拖鞋叼着爬回来,放到李文静的面前。

  李文静坐起来,抚摸了一下老刘头的脸,微笑着:「这才对,我的小狗狗又
回来了。」

  「汪汪」老刘头抬头冲着李文静叫着,他这样子总能逗李文静开心。

  「嘿嘿」,李文静爽朗的一笑,「我的小狗狗,给我换下鞋来,主人允许你
给主人清洁足部。」

  老刘头马上双手捧着李文静的脚用嘴脱下了高跟鞋,然后把李文静的一双脚
捧在手心,凑过脸去在李文静的脚底深深地闻了一下,终于又闻到了那熟悉的咸
臭味,而且由于天热的缘故,李文静脚上出了很多汗,味道比较重,老刘头闻的
非常过瘾。

  李文静淘气的用脚趾夹住了老刘头的鼻子,说:「味道挺重吧哈哈,今天出
了一脚臭汗。」

  「不重不重,正好嘿嘿嘿。」老刘头嬉笑着说。

  「别愣着了,快吃吧,你不为这来的吗。」

  老刘头便迫不及待的用嘴舔舐着李文静的臭脚丫子,那咸乎乎的味道让老刘
头很满足。

  老刘头捧着李文静的脚丫舔的正过瘾,李文静正在那享受着呢,突然「叮咚
」门铃响了。吓得老刘头腾就站起来了,李文静也慌了,但是故作镇定的说:「
谁啊?」

  「我。」

  「奥,丽娟啊。等等我换下衣服给你开门。」

  说罢李文静赶紧冲老刘头摆手让老刘头躲一下,老刘头左顾右盼不知道哪躲
。李文静灵机一动掀开沙发下端,让老刘头躲进去,老刘头刺溜就躲进了沙发下
面,那沙发刚好能躲个人。李文静整好沙发站起来去开门,还不忘打开电视。

  「丽娟你来了。」李文静打开门。

  「干什么呢你,这么半天,别是藏了什么人吧哈哈,我可听到有人说话了啊
。」丽娟笑着对李文静说。

  「去你的,哪有什么人啊,是电视的声音。」李文静说。

  丽娟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是李文静多年的朋友,所以很随便。

  李文静却很担心,丽娟下面还藏了个老刘头呢,让丽娟发现家里藏了个老头
可麻烦了,她不安的盯着沙发下看。

  老刘头蜷缩着身子藏在沙发下,心里怦怦直跳,像他说起来在村里是德高望
重,又是常年的村干部,要是让人发现居然做出为一个女孩舔脚丫子舔屁眼又吃
屎喝尿的这么下流的事情来,那真是没法活了。

  只有丽娟全然不知,坐在沙发上随意的说笑。

  李文静故意把电视声音开的挺大,正好有个丽娟喜欢看的娱乐节目,电视里
嘻嘻哈哈的人声嘈杂,丽娟看的也入神跟着嘻嘻哈哈的笑着。李文静见丽娟完全
没有发现老刘头的意思,所以也放下心来,像没事人一样和丽娟说笑着。

  老刘头在沙发下蜷缩着,沙发对面正好有面镜子,老刘头略微探了一下头,
从镜子里看到了丽娟的样子,他发现丽娟和李文静一样是个年轻漂亮穿着时髦的
都市少女,丽娟那双脚就在老刘头面前来回晃,丽娟穿了一个高跟凉鞋,那双穿
着透明丝袜的脚丫让老刘头喜欢的不得了,他想要是也能舔一下丽娟的脚丫该有
多好啊,可是丽娟毕竟不是李文静,他只能眼看着却得不到。

  丽娟踮起脚尖,脚掌正对着老刘头的脸,老刘头微微把脸凑过去闻丽娟的脚
底,啊好喜欢的味道啊,老刘头偷笑着。

  这一幕被上面沙发上坐着的李文静从镜子里看到了,其实她一直从镜子里观
察着情形,她看到老刘头那猥亵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丽娟转过头来不解的
问:「怎么了?」

  李文静说:「奥,你看这个嘉宾穿的多可笑啊。」

  「啊,是啊哈哈哈,你看他穿的就像借来的衣服一样」丽娟也跟着笑起来。

  「是啊哈哈哈。」李文静笑着,心想丽娟可真是没心没肺啊。然后她趁着丽
娟不注意,一脚踢向老刘头的脸,老刘头明白李文静的意思,也只好缩回身子老
实了。

  等啊等啊,李文静和老刘头二人终于把丽娟给等走了。

  李文静送丽娟后进屋,马上就冲着沙发下喊:「出来!」。

  老刘头从沙发下爬出来,笑嘻嘻的看着李文静。

  李文静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说:「你胆子够大的!你也不怕她发现,你要
害死我啊。」

  老刘头嬉笑着说:「不没发现吗。」

  「发现就麻烦了!你要这样的话你就走吧。」李文静说着就要去开门。

  「别别别李老师,我错了。」老刘头给李文静说好话。

  「知道错了?那么就要接受惩罚。」

  「罚,李老师随便罚。」

  「奥?认错态度倒不错,那么,给我磕头。」李文静笑着说。

  老刘头扑通跪下咚咚咚的给李文静磕头,磕了多少次了,对老刘头来说给李
文静磕头都是必玩项目了,李文静还是哈哈笑着看着老刘头的样子。

  李文静冲跪在面前的老刘头说:「光磕头不行,还要罚。」

  「请李老师随便罚。」老刘头抱住李文静的一双脚就亲吻。

  李文静抽回脚,说:「等着。」说罢转身走了。

  老李头嘿嘿的笑着,他非常期待的想又有什么新花样呢?

  李文静拿着一条黑色的绳子走来,蹲下绑住了老刘头的双手。然后说:「你
挣一下,看看你能挣脱吗?」

  老刘头笑着想:「这个小女生还能绑住我?」他一挣,「嗯」,竟然没挣开
,反而绳子越来越紧,老刘头大惊声色,他完全没想到李文静竟然能绑住他。

  李文静笑了,「哈哈,挣不开吧,你以为我绑不住你是吧。」

  老刘头真的慌了,绳子越挣越紧,事情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下了,他甚至
害怕李文静要拿他怎么样。

  李文静微笑着说:「不用害怕,我不会要你命的,就是想玩点刺激的。你不
是也是为了这个才来找我的吗?」

  老刘头惊恐的看着这个小女人,李文静一把把老刘头仰面推倒在床上,老刘
头被死死地绑住手,他挣扎着连从床上站起来都不行。

  李文静慢慢走到窗前,微笑着说:「就罚你用脸给我当凳子坐吧。」

  说着李文静脱掉衣服和内裤,只穿一条胸罩,她走上床,双腿跨在老刘头的
头上,一屁股坐在老刘头的脸上,李文静柔软的屁股压在老刘头的脸上,老刘头
感觉又兴奋又难受,兴奋的是刺激的感觉,难受的是李文静虽然不重的体重还是
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李文静坐在老刘头的脸上,感觉很舒服,她翘起双腿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老
刘头的脸上,老刘头被压的完全喘不过气来,他实在憋得受不了了,于是难受的
摇晃着脑袋要把李文静的屁股摆脱,还「嗯嗯」的叫着。

  这一摇,李文静更兴奋了,哈哈的笑了起来,这才起身把屁股往后一退,坐
在了老刘头的胸口,双腿夹着老刘头的脸,老刘头赶紧的大口的喘着气,脸憋得
通红。

  李文静骑着老刘头的脖子,用手指按着老刘头的鼻尖,说:「知道怕了吧,
你现在已经完全是我胯下玩物了。」

  「知道了知道了。」老刘头惊慌的回答。

  「知道就好,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待会我坐在你的脸上,你要用你的舌头
给我好好的舔,要是把我舔舒服了,我就偶尔抬抬屁股让你喘口气,要是你舔的
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嘿嘿。」李文静猥亵的笑着,说着又一屁股坐在老刘头的脸上


  老刘头这时已经没心情想别的了,双手被绑住动弹不得,又被李文静压的喘
不过气来,虽然他知道李文静不是真的敢要他命,但是就害怕李文静玩的上瘾没
分寸,万一稍微失手,那他就真有可能憋死在李文静的屁股里了。于是他只好伸
出舌头在李文静的屁股里一阵狂扫。

  「啊哈哈哈哈哈」老刘头用那么大力在自己的胯下舔舐,那快感刺激的李文
静大笑不止。

  老刘头发现只要他用力一舔李文静的敏感部位,李文静就被刺激的微微抬起
屁股,而这时他正好可以喘口气,于是老刘头便用舌头顿顿挫挫的李文静的屁股
沟里来回扫荡,淫水从李文静的阴部不时流出啪啪的砸在老刘头的脸上、嘴里。

  李文静被老刘头舔了个过瘾,老刘头满脸满嘴都是李文静黏糊糊的淫液。

  李文静往前抬了一下屁股,把屁眼对准老刘头的嘴,说:「把我的肛门舔干
净,今天大便擦得不干净,痒痒的。」

  这下老刘头的鼻子露出来可以喘气了,他也松了口气,于是他又开始享受起
这美妙的感觉来。

  老刘头用舌头品尝着李文静的屁眼,舌头在李文静肛门的褶皱上来回划过,
而鼻子正贴在李文静的阴唇上,呼吸的是李文静下体那浓密的体味,而眼睛被李
文静的阴毛扎的痒痒的,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李文静摇晃着脑袋,她的屁眼正享受着老刘头用舌头的按摩,她微笑着低下
头看了看胯下老刘头的脸,发现老刘头的鼻子正在她阴唇部门猛吸着她的气味,
说「味道重吧,哼哼哼,好好闻闻。」

  说着李文静扒开自己的阴唇包裹住老刘头的鼻子,老刘头的鼻子在她的阴唇
中呼吸的热气让她感觉很舒服,再加上自己的肛门在老刘头的嘴里「洗着澡」,
强烈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又流起了淫水。

  而老刘头呢,嘴里吃着李文静肛门上残留的粪渍,鼻子又被李文静的阴唇包
裹住,那股带着腥臊粘液的热气被他全都吸入了鼻子,浓烈的气味有些熏他头晕
眼花。

  李文静抬起屁股往后一挪,把阴部冲着老刘头的嘴坐了下去,老刘头舔着李
文静的阴唇,他感觉热乎乎的液体流了下来,原来是李文静尿了。老刘头给李文
静舔阴舔屁眼已经是口干舌燥,而这熟悉的尿液流入他嘴里,就像及时雨一样,
让他感觉是那么的甘甜,老刘头咕噜咕噜大口喝着李文静的尿液,啊真是清爽解
渴,他顿时感觉很幸福。

  李文静尿完抬起屁股往下看,黄色尿液在胯下老刘头嘴里打着转,她看着老
刘头那么饥渴的喝着自己的尿,不由得扑哧一下。

  老刘头把李文静的尿液全部喝完,还意犹未尽的咂着嘴,然后又伸出舌头指
着李文静的阴唇。李文静又坐了下去,让老刘头舔干净阴唇上沾着的尿滴。

  「舔的不错,我很满意,那么赏你点好东西。」李文静坏笑着,突然一屁股
坐在老刘头的嘴上,把肛门伸入老刘头的嘴里,扑哧放了一个屁。

  老刘头猝不及防,那个屁一下子呲入了他的嘴里,顺着嗓子呲入了肺里。

  李文静放完屁腾的站起来,转身看老刘头,老刘头被屁呛着了咳了起来,从
老刘头嘴里咳出的全是李文静的阴臭味、尿骚味和臭屁味,引得李文静笑弯了腰


  李文静给老刘头的手松了绑,老刘头站起来揉揉手腕,身体都僵了。

  李文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脚搭在茶几上,说:「过来坐。」

  老刘头不明就里的过去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李文静微笑着说:「怎么样,过瘾吧。」

  「过瘾是过瘾,就是……」老刘头犹豫的回答。

  「哈哈哈」李文静笑着:「你是害怕我没轻没重,真的让你憋死在我的屁股
下是吧。」

  「是,嘻嘻」老刘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赔笑。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绑住你是增加兴奋点,这样玩的才有感觉,如果
你实在害怕,那么你就回家吧。」李文静慢条斯理的说。

  老刘头到李文静说「她心里有事」马上就放下心来,当他听到「回家」二字
,马上说:「别啊,别,李老师你随便绑,任你怎么喜欢怎么来。嘿嘿。」

  李文静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还要。好了,现在我出去买饭,你在家等着我
,一会我回来你要磕头迎接知道吗。」

  老刘头扑通跪下:「是,恭送主人出门买饭。」

  「嘿嘿,你适应的到挺快。」李文静嬉笑着说。

  李文静出门买饭,老刘头在家等着,心里越想越兴奋,接下来还有什么节目
呢,他笑的留下了口水。

  门口传来哗啦啦的开门声,李文静回来了,老刘头笑着跑到门口,李文静一
进门,老刘头就扑通跪在李文静面前磕了一个头,淫笑着说:「啊,主人回来了
,奴才给你磕头了。」磕完头就凑过脸去亲吻李文静的脚趾。

  李文静被老刘头这下贱的样子逗乐了,她把买回来的饭放在门边的桌子上,
蹲下身子抚摸着正在舔自己脚趾的老刘头,「乖,看我给你买了什么了。」

  老刘头抬头一看,李文静手里拿着一个狗项圈。

  李文静解开项圈系在老刘头的脖子上,然后站起来拉着狗绳照起镜子来看。

  老刘头从面前的镜子一看,他完全就是李文静胯下的一条狗了,那种卑贱的
感觉让他有些难受,但是他看到李文静牵着他那漂亮的脸庞和高贵的神情,又让
他感觉很刺激。

  「好了,跪好。」李文静拉了拉绳子,老刘头跪立起来。李文静一抬腿跨在
老刘头的背上,坐下来,骑上了老刘头的背。

  「好久没骑马了。」说罢她拉了一下绳子,:「大狗,快驮着主人爬。哈哈
哈」

  老刘头便驮着李文静在满屋爬起圈来,之前在乡下老刘头就经常被李文静当
马骑,所以他很适应李文静的体重,爬起来也不困难,但是比以前多了一样,就
是脖子上套着圈,被李文静不停的拉拽,那种被驱使的屈辱感比以前更加强烈。

  李文静玩的很高兴,骑着老刘头的背,不停地拉着绳子驱使他,那种驾驭感
让李文静很有满足感。

  老刘头气喘吁吁的实在爬不动了,李文静这才从老刘头的背上跨下来,虽然
她还没骑够,但是她知道老刘头到了极限了,李文静就是这么有分寸。

  「走,吃饭去。」李文静拉着狗绳牵着老刘头去吃饭。

  老刘头一看哗好丰盛啊,李文静竟买了这么一桌子好菜,李文静说:「饿了
吧,我特意给你买了这么多菜,但是,作为狗要等主人吃完后才能吃知道吗。」
老刘头心想早就知道是这样。

  李文静坐在凳子上开始用餐,他让老刘头跪在自己的双腿间抬头等着,并不
时的吐出食物让老刘头吃,老刘头饿极了,李文静一吐到他嘴里他立马就一口吞
下肚子。

  李文静慢条斯理的吃完饭,老刘头心想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这时李文静从
卫生间拿出一个小盆,把桌上的剩菜都倒入了那个小盆,说:「这几天你就用这
个当饭盆吧,这是我洗内裤丝袜的盆,来,到你的房间去吃。」说罢端着盆进入
了卫生间。

  老刘头跟着爬进了卫生间,李文静把老刘头脖子上的绳子系在水管上,说:
「快吃吧,不许用手。」老刘头只好趴着头像狗一样的吃着盆里的饭菜。李文静
看到脚下老刘头像狗一样趴着吃盆里的东西,笑着朝盆里吐了一口唾沫,老刘头
却一口就把唾沫吃进了嘴里,李文静哈哈的笑。

  虽说饭菜都混在一起,还是李文静洗内裤丝袜的盆,但是饭菜的味道却不错
,老刘头正饿的不行呢,他狼吞虎咽的饱餐了一顿。这时李文静进来了,她一看
盆里的食物被老刘头吃了个精光,笑着说:「吃饱了,再喝点汤。」

  老刘头知道李文静这是要尿尿给他喝,就期待着李文静这次要怎么尿给他喝


  李文静从拖鞋里抽出一只脚踩在老刘头的脸上,把老刘头的脸按在盆上方,
然后叉开腿跨在老刘头的头上。

  老刘头明白了,他扭过头来张开嘴等着,李文静呵呵笑着尿了起来,尿液哗
哗的砸在老刘头的脸上,李文静看着黄色尿液冲刷着老刘头的脸很有趣,老刘头
则咕噜咕噜的喝着流进嘴里的尿液,洒在脸上的尿液则顺着老刘头的脸落入下方
盆里。李文静尿完,用卫生纸擦拭了阴部,把纸扔在老刘头的脸上。

  老刘头扭过头,端起盆来,咕噜咕噜的一口气把落入盆里的尿液喝了个精光
,李文静满意的笑了。

  晚上,李文静从刚才买东西的兜里拿出一条大的内裤和一条毛巾,对老刘头
说:「你洗个澡,要洗干净,明天开始你只能穿这条内裤,卫生间就是你的住所
,好了,我要去睡觉了。」说罢李文静走出了卫生间。

  老刘头一听李文静在卫生间门外咔嚓锁上了锁,但是他觉得这也无所谓,反
正卫生间有窗户能透气,有水龙头渴了可以喝水,而且本身是卫生间,还可以方
便,老刘头佩服李文静想的真是周到。

  到明早这是他自由活动时间,怎么打发呢,于是他开始在卫生间内到处找寻
,看看能发现什么,最后他在纸篓发现了李文静用过的卫生巾,老刘头拿起卫生
巾朝着中间红色的印记那里就是深深地一口亲吻……

  第二天一早,老刘头正歪躺在地上呼呼的打着呼噜,昨天他太累了,但是他
却被一阵摇晃给惊醒了,发现自己的脸正被李文静的一只脚踩在脚下。

  「哎,快起来,懒鬼。」李文静一般用脚踏着老刘头的脸摇晃一边说。

  老刘头翻身跪起来朝李文静磕头说:「啊,主人早。」

  「等我上班了你再休息,现在先服侍我小便。」

  老刘头一听李文静要尿尿给他喝,来了精神,半年没有喝到李文静的晨尿了
,他立马答道:「好,好。」

  李文静把老刘头翻到在地上,李文静蹲在老刘头的脸上,并让老刘头的双手
托着她的屁股,阴部对准了老刘头张开的嘴。尿液哗哗的从李文静的阴部流入老
刘头的嘴里,老刘头咕噜咕噜的咽着尿液,尿液一滴不漏的让老刘头全部喝下。

  没等李文静说,老刘头就伸出舌头舔起李文静阴部残留的尿滴。当他舔的意
犹未尽的时候,李文静则站了起来。

  「行了,白天我还得上班呢,下午回来再玩吧。」说罢李文静去水池洗漱了


  李文静出门买了很多早点回来,因为她要为老刘头中午准备食物。李文静吃
完早饭把剩下的饭倒入老刘头的饭盆。

  「我要去上班了,这些吃的够你中午吃了,白天你要准备好下午我回来服侍
我知道吗。」

  「知道。」老刘头有些恋恋不舍,他需要等一天。

  「还有,中午别吃太多啊,以为下午你要吃我给你的加餐。知道是什么吗?
」李文静诡异的笑着说。

  老刘头当然知道李文静这是要拉屎让他吃,昨天是因为李文静已经大便过所
以才没有拉屎给他吃。所以他马上回答:「知道,是主人的屎。」

  「对了,狗狗真聪明。」李文静眯着眼睛蹲下抚摸老刘头的脑袋。

  李文静出门后咔嚓把门锁上了,家里只有老刘头一个人很是无聊,怎么打发
呢,于是他去卫生间拿出李文静换下没洗的内裤和丝袜嗅闻、品尝起来。

  终于等到李文静回家的点了,老刘头一直趴在门口舔着李文静拖鞋的鞋掌等
着,只听见门外李文静急促的跑来开门,老刘头照例磕头说「「主人回来了。」
说罢就要去舔李文静的脚。但是李文静却不等老刘头磕完头就喊:「行了,快过
来。」说罢就超屋里跑去。

  老刘头很奇怪,李文静这是怎么了?当他发现李文静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
他明白了,李文静尿急了,于是他兴奋地像卫生间爬去。

  老刘头一进卫生间,发现李文静已经蹲在他的饭盆上哗哗的尿了起来,看来
李文静是憋急了,老刘头感到很可惜,错过了一次躺在李文静胯下接尿喝的机会


  「憋死我了。」李文静痛快的说:「都是为了你,刚才在学校就一直憋着。
」李文静打了老刘头一下脑袋。

  老刘头一看尿的可真不少,盆都快满了,看来真是憋得挺久的。

  李文静撅起屁股,拽了老刘头脖子上的绳子一下,老刘头爬过头去,用嘴清
理李文静阴部的尿液。

  李文静站起来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说:「快喝吧,等一天了吧。」

  老刘头一看盆里热腾腾的淡黄色尿液,揉揉肚子,高兴的端起盆来,咕嘟咕
嘟的畅快的喝着,把一盆尿液喝了个干净,还用手抿了一下嘴。

  「哼哼哼。」李文静笑着:「看你喝得这么痛快,也不枉我憋了这么久。好
了你也该活动活动了,快驮着我爬两圈。」

  说罢李文静骑上了老刘头的背,拽着狗绳骑着老刘头在屋里爬圈。老刘头憋
一天了,现在正好有力气,于是他快速的爬行,李文静也正好有兴致,她使劲的
拽着狗绳驱使老刘头快爬,还不停地喊:「驾,驾」

  晚饭后,李文静看电视,她让老刘头趴在床上,自己则骑在老刘头的脖子上
当凳子坐,老刘头脖子那柔软的沟壑让李文静骑的非常舒服,老刘头则不时的歪
着头,亲吻着李文静大腿内侧。

  李文静拍拍两腿间老刘头的头,笑着说:「改给你加餐了,等急了吧。」

  「啊。」老刘头回答,虽然他这么说,但其实老刘头一直不喜欢吃李文静的
屎,虽然陆陆续续吃了1年,但他始终感觉难以下咽。

  卫生间里,李文静让老刘头躺在一个躺椅上,她一屁股坐在老刘头的脸上,
肛门塞入了老刘头的嘴里。

  「我慢慢拉,你要全都吃掉欧」李文静笑着说。

  老刘头嘴里含着李文静的屁眼没法说话,他于是用鼻子猛吸了一口李文静的
阴臭味,双手轻轻抚摸着李文静柔滑的臀部,尽力的找刺激的感觉。

  李文静坐在老刘头的脸上,微笑着拿着杂志乱翻,胯下老刘头用舌头按摩着
她的肛门。一条屎条从肛门滑出落入老刘头的嘴里,她能感觉到老刘头正在咀嚼
吞咽着她的粪便。她拉的确实很慢,应该说是很悠闲,好让老刘头有足够时间把
她拉到老刘头嘴里的屎吃下去。

  老刘头吃的很痛苦,他只能靠紧贴李文静阴唇的鼻子去深呼吸,去吸食李文
静的阴味找刺激来抵消粪便的恶臭。

  李文静虽然拉的很慢,但是拉的却不少,老刘头吃的脸都发青了,李文静这
才放下杂志,说:「舔干净。」

  李文静站起来没擦屁股就直接提上了内裤,因为她能感觉到屁眼已经被老刘
头的舌头和口水洗刷的非常干净了。

  这对老刘头来说是过了一关,他虽然喜欢为李文静做任何事,但惟独不喜欢
吃李文静的屎,可是怎么办呢,这由不得他,只能任由主人喜欢。

  就这么,老刘头就在李文静家偷偷做了几天狗,他和李文静都玩得非常尽兴
,虽然老刘头还没玩够,但是他必须得回去了,李文静把这几天穿过没洗的丝袜
和内裤送给了老刘头,让他回家细细品玩,还要送给老刘头一件神秘礼物,原来
神秘礼物就是丽娟的穿过的丝袜和内裤,这是李文静特意到丽娟家偷偷弄来的,
看到李文静想得这么周到,老刘头感动的几乎要掉下眼泪。他兴奋地想回家要好
好闻闻、舔舔,看看2个大美女味道的区别。

  临走老刘头恋恋不舍,李文静则宽慰老刘头说,下次进城可以再来找她,而
且,李文静还当面尿了一泡尿到老刘头的杯子里,供他路上享用。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简洁版|手机版|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

GMT+8, 2018-7-18 12:21 , Processed in 0.33937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By Weixiaoduo.com

© 2001-2012 bbs.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