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2|回复: 0

继母的黄金调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9 19: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赵俊,在我十八岁那年,父母因感情不和离了婚,而我是父亲的独子,所以跟随了我父亲。
     我父亲是一家私企的高管,平时应酬较多,常常很晚回家,没多大时间关心我。所以,父亲很久前就想给我找一个继母,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对于父亲为自己找一个继母的事,我也是非常赞成,我也不忍心父亲在外忙碌,回家却孤独一生。
     或许是我的支持,或许是父亲在外边真正找到了喜欢的女人,总之,父亲告诉我,最近将会带回来一个女人,做我的继母。
     暑假一天傍晚,我没有出去和朋友厮混,而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等待父亲的回来,至于父亲带回来的继母,我也有所好奇。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开门声想起,神情一阵恍然后,我站起身来,目光投向大门口,随着铁门打开,父亲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妖艳的女人。
     这个女人,身材高挑,穿着一套黑色职业装,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的大腿,全身散发出一种诱惑和挑逗的的气质。一见之下,不自觉得浑身血气沸腾。她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成熟而诱人,我只瞟了一眼,立即面红耳赤,不敢直视。
     “俊俊,快过来,叫雪姨。”父亲看见我后,向我介绍道。
     “啊。。。雪姨好。”我在性感的雪姨面前,略微有些拘谨回答道。
     “咯咯。。。这就是俊俊吧,真是一个帅小伙。”雪姨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娇笑道。
     随后,三人坐在沙发上,父亲作为中间人,为我两人略作了些介绍。我这才知道,雪姨叫杨雪玉,就职于我父亲的公司,是我父亲的下属,在和我父亲工作中相识,之后两人交往的多,感情合得来就凑在一起。面对这么一位美丽性感的女人,我多少有些放不开,所以,之后的聊天中,多是我父亲和雪姨的谈话。
     时间过得很快,我父亲先去洗澡了,留下我和雪姨俩人坐在沙发上。
     “俊俊,你愿意我做你的母亲吗?”雪姨挪了挪身子,做到我身旁,艳丽的娇颜之上,带着满满的笑意,柔声问道。
    雪姨的声音清脆动听,里面蕴含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绕的我心里痒痒的,满脸通红下,有些结巴的说道:“愿。。。愿意。”
     “咯咯。。。太可爱了,你结巴什么,雪姨又不是母老虎,又不会吃了你”雪姨有些惊讶的注视我,娇笑道,随后面带笑容,双眼笑得眯在一起,那动人的眼眸,仿佛充满了灵性,挑动人的心弦。
     “没。。。没有,实在是雪姨你太漂亮了,让我心里有些紧张。”我呆呆地看着雪姨嫣然的娇颜,老实的说道。
     “咯咯,还漂亮呢,再过几年,我就成了老太婆喽。”雪姨听了我“嘴甜”,乐不可支。
     “哪有,我看雪姨最多二十出头。”我急切地嚷嚷道。
     “哪里来的二十出头哟,我有这么年轻嘛?雪姨我今年都34了。”雪姨白了我一眼,似嗔欢喜道。
     “哎呀,雪姨,我可真没说谎,但看雪姨的面容,最多二十岁,不过,看雪姨的身材、气质,又成熟无比,我们一起出去,说您是我姐,绝对所有人都相信。”我连忙回答道。
     “俊俊的嘴巴比蜂蜜还甜呢”雪姨满意道。
     经过了一番融洽的交谈,我和雪姨的关系,不再陌生,我也不再开始时的那么拘谨。父亲见我两关系不错,也十分欢喜。
     当晚,雪姨和我父亲住在一屋,而我蒙头倒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脑袋里面,尽是雪姨那曼妙的身影,挥之不去。
     所幸从床上起来,去客厅找雪姨来时穿的高跟鞋,闻闻里面的味道,好让自己的心放松下来。
     父亲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要到客厅,就必须经过父亲的房间。因为房间隔音效果不太好,隐隐约约传出皮鞭抽打的“啪啪声”,女人的呵斥、淫笑的声音,中间还夹着男人的痛苦的呻吟和是不是得惨叫声。不会是雪姨再调教我父亲吧,我心想道。为了证实我心中的疑惑,我偷偷地将耳朵紧紧贴在父亲的房门,细听里面所发生的事情。
     “啪”的一声鞭子抽打后,随后响起了父亲痛苦的叫喊声,雪姨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将鞭子抽打出如此响声。我身子忍不住抖擞了一下,想想就非常疼痛,但是内心不知怎么的确实如此兴奋。每抽打一下,我内心就默数一下,“啪”。。。“啪”。。。“啪”。。。“啪”。。。126,127,128。。。雪姨越抽越狠,但是父亲因疼痛而发出的叫喊声却越来越弱,直到鞭抽到139下,已经听不大父亲的声音了,可能是父亲被抽晕过去了,父亲也是厉害,能够坚持那么久才被抽晕过去,要是我被雪姨用这样的力道抽打,估计连10下都坚持不了。雪姨停顿下来,用脚狠踢了几下,估计是再踢父亲的身子,里面传出父亲痛苦的声音。只听到雪姨诡异的说道:“老鬼,这样就不行了,在坚持一会儿。”随后,又听到,鞭子抽打声,这次抽打又狠又快,连续整整抽打了50下才停止下来。我在门外听得越来越兴奋。
     不久,里面传出撒尿声,然后是我父亲喉咙被呛到的声音。我偷偷地将门打开一道缝,看到雪姨微微分开双腿背对着我笔直的站着,全身穿着黑色皮革制服,手上戴着黑色手套,脸上带着妖艳的黑色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涂着黑色口红的嘴巴,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鞋跟是极细金属的,足足有16cm高,在幽暗的灯光反射下,显得尤为醒目。而我父亲戴着眼罩,蒙着双眼,双手反绑在背后,跪在雪姨身前,嘴了含着一个漏斗,将雪姨撒的尿刚好全部接住,漏斗是透明,看到还有一大半液体在漏斗中,父亲嘴含漏斗将里面的液体,一口一口吞咽下去,不过多久,漏斗中的尿液全部流入父亲的胃中。
我轻轻合上门,不再偷看,轻手轻脚回到自己房间,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白天父亲和雪姨上班去了,直到傍晚才回来。晚饭一般都是父亲亲自做的,我和雪姨两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雪姨长的非常漂亮,每次和雪姨坐在一起聊天,都会忍不住多看她几眼,真是我心中的女神。一个月的接触,我俩关系,从最初的陌生到后来相谈甚欢。从中也了解到,雪姨是我市最好的中学的钢琴老师。平时,她对我也是十分关心,天气转凉,还特意给我买了一套合身的衣服。
自从那天晚上我偷听她们房间发生的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借上厕所的机会经过她们房间偷听里面的动静。那时候的雪姨和我坐在我身边的雪姨,截然不同。坐在我身边的雪姨是散发性感温柔的女神,而晚上在她们房间里的雪姨是妖艳凶狠的女王。每抽一遍都是那么胆战心惊,但从我心底,又是那么渴望那鞭子落在我身上。这种感觉长期积压在心中的煎熬,在一次父亲出差的时候,得以解放。
暑假期间,父亲刚好要到美国出差2个月,只剩下雪姨和我两个人在家。
一次,雪姨陪朋友去逛街,很晚才回家。看雪姨逛街走了那么多路,我热心的到厨房间给雪姨接了盆热热牛奶,给雪姨洗脚。
“雪姨,我给您洗洗脚吧,今天您累坏了。”我热心地说道。
“这这么好意思呀,还是我自己来吧,真是谢谢你啦,儿子。”雪姨拍拍我的脑袋说道。
自从认雪姨做我的继母后,我叫她还是雪姨,一次叫她母亲,她嫌叫老了,让我叫她还是雪姨这个称呼。而她呢,称呼我儿子。
听雪姨客气的说道,我还是帮她脱了高跟鞋,她的脚隔着丝袜是那么的玲珑别致,那么的嫩滑漂亮。
我给她按摩脚,她坐在沙发上,享受地说道:“没想到,我儿子还那么懂得哄我开心呢!”
听到她的赞美后,我心花怒放了,恨不得一口含住雪姨还没洗过的脚,品尝起来。但是我内心,还是比较害羞,不敢那样放肆。
倒是雪姨看穿了我的心思,好奇的问道:“走了一天的路,脚都臭死了,真是难为你啦,那么孝顺。”
我听后,捧起雪姨穿着丝袜的左脚,凑在嘴边闻了闻,说道:“怎么会呢,雪姨的脚那么嫩,那么香,怎么会是臭的呢,我好喜欢这个味道呢。”说完,享受地闻了起来。
雪姨收回了左脚,没好气的说道:“好啦,先别闻啦,先帮我洗脚啦,洗好啦你想闻多久就闻多久。”
听到雪姨的话后,我瞬间打了鸡血似的,连忙帮雪姨脱丝袜。雪姨穿的是连体长筒黑丝袜,帮她脱的时候免不了碰到她那细长的大腿,瞬间让我想入非非。
轻轻地捧着她的双脚浸入热牛奶中,然后按摩起来。
“真舒服”雪姨舒爽道,“用那么好的牛奶给我洗脚,太浪费了。以后不许这样。”
“雪姨那么柔嫩的脚,本应该用牛奶洗嘛”我讨好道,“洗完了,给我喝就是了,这样不就不浪费了。”
“难得你想的那么周到,真是好孩子。”
洗好后,我把雪姨的脚趾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干净粘在脚上的牛奶。
“雪姨,有件事我憋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说,说出来怕你笑话。”我害羞的说道。
“雪姨不会笑话你的,你是我的好孩子。”雪姨温柔的看着我说道。
“我。。。我。。。我想雪姨调教我”我说完,便跪下来向雪姨磕头,“请雪姨调教我。”
然后我将一个月偷听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想雪姨解释,雪姨了解我内心的想法。
她思索了半天说道,“我和你父亲在感情上是夫妻关系,但是在性爱上是sm关系。我和你父亲做爱的方式就是你所看到的。我调教的时候会全身投入,你受的了吗?”
“我可以试试,请雪姨务必调教我”我再次恳请道。
“那好吧”雪姨看我那么坚决,只好答应。
“跟我来”雪姨穿好鞋,领我到她的房间,询问道,“你确定要做我的奴隶吗?”
“我愿意!”我一口回答道。
她命令我跪在地上,并给我戴上了眼罩,告诉我不许偷看。
大约过了10分钟,听到雪姨穿着高跟鞋“啪嗒啪嗒”走过来的声音,摘掉了我的眼罩。只见雪姨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的女王装,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跟是极细的金属,透着金属的光泽。脸上戴着一副只遮住上半张脸的的黑色性感面具,只露出一张涂有黑色口红性感的小嘴,双手也带上了皮革手套,手里还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黑色皮鞭,大约有1.2米的样子。一身黑色戎装,完全是一个极为专业的女王装扮。我看了一眼后,低下头,不敢直视雪姨的目光。
雪姨妖艳地笑道:“感觉怎么样,我这副打扮还可以吧。”
“太专业了,我不敢多看雪姨你啦”我老实向雪姨交代。

雪姨询问道:“想尝尝我的手艺吗?但是很疼的。”
我迫不及待的边点头边说道:“愿意,愿意。”
雪姨领我到吊绳旁,让我脱掉外衣,只剩下内裤,并用吊绳将我双手绑住后吊了起来。
“踮起脚尖哦”雪姨温柔的说道,然后把吊绳扯了扯,直到不能再往上提为止。这样我整个人笔直的吊了起来。然后又给我戴上了眼罩,他告诉我,她不想让我看到她残酷的一面,希望留在我印象的她是那么的温柔。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能凭声音感知雪姨的存在。
冷不防“啪”的一声,雪姨使出狠劲抽在我身上,疼的我浑身直打哆嗦。
然后,又是狠狠的连续抽打我10鞭。每一鞭都使出了全力,没有丝毫保留,我连忙向雪姨求饶:“雪姨别打了,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快,雪姨停下来,别打了。。。”
但是雪姨丝毫没有在意我的疼痛,完全不听我的求饶,反而更加兴奋,又是狠狠的抽打我10鞭,疼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到后来。
“儿子,要忍着点哦,过一会儿就不疼了,相信雪姨的话。”雪姨安慰我说道,但鞭子仍然狠狠的抽着。
之后在雪姨疯狂的抽打下,我已经失去了疼痛的知觉,变得麻木,隐隐约约感受到有鞭子一直抽打我,也记不清楚一共被抽打了多少鞭子,反正不下200下。正如雪姨所说那样,开始非常不适应,之后进入了麻木状态,就不在疼了。
又过了5分钟,大概雪姨抽打累了,停下来给帮我摘掉眼罩,我看了低下头看了一下身子,全身没有一处完好,整个身体都是血红色的鞭痕,还有好几处留着血丝。
雪姨解开吊绳,把我扶到床边坐下,用手搂着我的头埋进她的胸脯,温柔地说道:“好孩子,好样的,坚持下来了,疼不疼。以后还要调教吗?”
看着雪姨那温柔的目光,和心疼的帮我揉揉,身上的疼痛非常值得。雪姨在抽打我的时候非常凶狠,但是抽打之后,却是非常温柔疼爱我,关心我的身子。这就是sm的精髓吧,我享受着雪姨温柔和残酷,给我来带的震撼,我已经将自己的灵魂献给了雪姨。
“雪姨,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我边说着边埋在雪姨胸腹哭泣着。
雪姨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的说道:“好孩子,以后你身子痒了,雪姨就给你抽几鞭子,让你舒服舒服,怎么样。”
“嗯。”我郑重的答应道。
看我休息差不多了,雪姨命令我躺在地上,要完成最后的仪式,接受雪姨的圣水黄金。
雪姨的私处对我而言是神圣的,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包括我的父亲。只允许我戴着眼罩用嘴巴和舌头接触她的肛门。
我虽然没能看到,但是听到雪姨拉开皮裤拉链的声音。雪姨的双脚跨在我头两边,慢慢蹲了下来,适当调整了一下位置,这样她的蜜穴刚好对准我的嘴巴。
“用嘴巴含住,等一会儿我撒尿的时候,我尽量慢点,这样你就不会呛到了,但是必须全部喝完哦。”雪姨说着将漏洞插在我嘴里,并拍拍我的脑袋说明道。
不久一股热流通过漏斗流进我的嘴巴,咸咸的味道,充满骚味,说不出来的什么感觉,反正被我一股脑儿全部喝了下去。雪姨的尿量不多,不一会儿全部没有了。
“怎么样,好喝吗?”雪姨笑眯眯的对我说。
“嗯”我回答道。虽然雪姨的圣水毕竟是尿液,说肯定不好喝,但尿液中充满了对雪姨性感身体的幻想,是我第一次喝女人的尿液,而且是那么漂亮的女人的尿液,让我非常兴奋,再难喝的尿液都不是问题。
“好啦,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雪姨夺走了我嘴上的漏斗,调整姿势后,将她的屁眼对准了我的嘴巴。
我感受到了雪姨的屁眼慢慢压在我嘴上,她的菊花如同绽放的花朵。虽然我带着眼罩看不见,但是通过我的舌头游动,能够感受到屁眼上一道一道细小的褶皱,那是多么完美的屁眼啊!
我的嘴紧紧地贴着雪姨的屁眼上,舌头贪婪地扫荡着,不放过任何地方。虽然舌尖的味蕾感受到的雪姨的屁眼那么的脏臭,但是经过大脑皮层翻译,竟然都成为了我的美味,是那么的吸引我。就像臭豆腐一样,虽然脏臭,但确实是天地间最美味的美食。
渐渐地雪姨的屁眼开始松动了,我的舌头就像小鱼钻缝隙一样立即插入她的屁眼里。只听见雪姨享受的发出“嗯”的一声。后来雪姨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用舌头和她的屁眼做爱,就算我父亲,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一般雪姨都是拉在饭盒里给父亲吃的。因为我是她的继子,她是那么的疼爱我,才给了我这个特权,让我舔她的屁眼,但唯独一点,不能看见,正如雪姨所说,只有没看见才能保持神秘,若是哪天瞧见了,就失去了神秘感。
我努力地把舌头往雪姨屁眼的深处探,不久就碰到了湿热坚硬的东西。我能感觉到那是雪姨还未排泄出来的大便。估计这大便在雪姨肠子里呆了好久,才能这样坚硬成型。我立刻赶到异常兴奋,尽量地把舌头紧贴她屁眼里的大便,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时刻。
“怎么样,想吃吗?”雪姨不怀好意的笑道,然后非常配合我,用力向外鼓着屁眼,感觉在拉屎的样子。这样里面的大便就更接近肛门了,这时候离我的舌头的距离就更加近了,不再是原来那样只能刚刚碰到,现在舌头仿佛壁虎在峭壁游走一番,可以在她的大便上来回舔动了。
舌头上的味蕾的刺激,让我非常渴望吃到里面的美食,于是嘴紧贴雪姨的屁眼,用力吸吮她的肛门口,希望能把她屁眼里的大便吸出来。
雪姨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图,这次她没有配合我,轻轻用力又将大便缩了回去。欠起身子,她的屁眼离开了我的嘴巴,让我是那么舍不得,然后回头笑着问我:“你舔到了什么呢?”
“雪姨的黄金。”我一口回答道。
“看你的舌头都在我屁眼里来回搅动的,里面的屎味道怎么样呢?”雪姨好奇的笑着问道。
事实上雪姨的屎是那么的恶臭苦涩让人恶心,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那么渴望想尝到它。仿佛只要听见雪姨妖娆的声音,大脑中便出现雪姨那迷人的身材和亲切的脸庞,再苦涩的屎突然间都变得那么美味香甜。
“雪姨,我好想吃呢,快点给我尝尝吧。”我蒙着双眼乞求道。
雪姨满意的笑了笑,又一次将屁眼对准我的嘴巴,我连忙用嘴巴将雪姨的屁眼包裹住,舌头迫不及待又一次插入雪姨的屁眼里游走,寻找刚才探寻到的美食。雪姨扭了扭屁股,开始准备用力了,我含着她的屁眼,舌头感觉到深藏深处的大便正慢慢向外挪动,之后雪姨的菊花开始被那硬邦邦的大便撑开了口子,向外探出了大约一公分停住了。我猜这是雪姨故意的。
雪姨准许我用舌头舔那露出来的大便,但不允许我用牙齿咬它。我把雪姨的大便当做德芙巧克力一样,一边舔一边吮吸,巴不得一口吞下去。
雪姨被我舔爽后,再一次用力,屁眼开始蠕动,大便慢慢地往外挪动,因为我的嘴巴紧贴屁眼,大便完全没入我的嘴里,顶到我的喉咙深处,不能再前进为止。雪姨的大便又粗又长,直接将我的嘴巴塞的满满的。没经过雪姨同意我不敢咬断这大便。
“忍着点哦,好好享受嘴巴被顶满的感觉哦。”雪姨故意说道。我的舌头只能拼命的在大便周围游走,希望能够软化这坚硬的大便。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10分钟,看我嘴里堵着大便,脸憋得通红难受,雪姨才命令我用嘴唇挤断大便整根咽下去,当然不准用牙齿。我用嘴唇艰难的将大便挤断后,慢慢将雪姨的大便整个吞了进去。
“表现不错嘛”雪姨不怀好意的说道,“等会儿挑战难度会大些哦。”
等我吃完第一根大便后,雪姨拿来拉屎专用的椅子,命令我斜躺在椅子下,抬起头将喉咙伸直,把我的固定在椅子下。然后她盖上盖子,坐在椅子上,屁眼刚好压在我的嘴上,我的嘴巴再次包裹住雪姨的屁眼,完全没有缝隙。
这时候,雪姨开始用力了,第二根大便再次撑开雪姨的屁眼,再次进入我的嘴巴,因为我的喉咙已经伸直,雪姨又粗又大的大便笔直的进入我的喉咙。当大便进过喉咙的时候,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但是这是多么兴奋的事,我 强忍着不舒服,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雪姨并不打算一下子将大便拉进我的胃中,而是慢慢一点一点往外拉,然后大便一点一点往我的口中深入,我的喉咙一阵瘙痒,且大便堵住我的食道,让我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雪姨的大便完整的深入到我的胃中,我只好强忍着。这个过程持续了好久好久,雪姨的大便保持着完整的一条,中间没有断开过。我甚至感到能感觉到大便已经捅到自己的胃中的感觉。我的嘴巴从头到尾一直紧贴雪姨的屁眼,不晓得这次雪姨的大便有多长,但我能感受到,雪姨的整根大便很长很长,都捅到了胃里还在继续拉。又往里捅了捅,都感觉到胃要被大便捅穿了,雪姨的肛门才收尾。
雪姨起身,用卫生纸擦了擦屁眼,拉上皮裤的拉链。然后摘下我的眼罩,并用黑色胶布封住了我的嘴巴,防止大便从我嘴里吐出来。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说:“表现非常好哦。”
过了好久,直到整个大便完全进入我的胃里,雪姨这才撕掉我嘴上的胶布,让我喘上一口气。
经过这次调教,我将我的灵魂彻底献给了雪姨。在平时,雪姨就像母亲那样非常疼爱我,关系我。我俩就像正常母子那样相处。当然,我俩还保持着那种特殊的关系,也就只有我俩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简洁版|手机版|SM女主影视资源社区

GMT+8, 2018-9-19 04:26 , Processed in 0.1296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By Weixiaoduo.com

© 2001-2012 bbs.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